长鸽

算是个同人文手,文笔与剧情齐渣,ooc共速度一炸的那种。
原创不定期掉落 偶尔自己瞎填填词

黑历史这东西闪着耀眼如镁条的光
就在方才闪瞎了我的狗眼让我流下泪水并以头抢地(尖叫

宛在水中央(1)

•原创,cp是LC(以我们班两个男孩子为原型),单箭头,bI向。
•我知道这样做很缺德,谁叫这俩人天天嘲讽我╮( ̄▽ ̄)╭
•文笔大约停留在胎教水平(´・_・`)
•全都是我胡绉的_(:з」∠)_
•本来是准备一发完的,可我写不完,只能改成连载(´;ω;`)
•我也不知道下一篇是什么时候,毕竟我以后连双休日玩手机的权利都可能(划重点,只是可能)失去( ´_ゝ`)
•摸了摸自己坏死的肝
—————————————————————————
1
C这天晚上写完作业点开知乎,主页上消息一栏999+图标吓得他手一抖,手机差点摔在地上。
知乎出bug了?!
这个想法很快就在他点进消息一栏时被彻底否决,原来是他的一个回答火了
点开。
艹,怎么偏偏是这个回答。
2
上文中的“这个回答”是C对问题“你与你的沙雕同桌有哪些沙雕故事”的回答,现在该回答己经稳稳坐在赞同数第三的位置,不断加重C“将打出这个回答的右手剁掉”这一欲望。
至于原因——
C一星期前看到这个问题时不知抽了什么疯,洋洋洒洒码了一篇500+的回答,码完后正准备点击发送的拇指一顿。
emmm……
为什么越写越gay了……?
不过在沉思3秒后C还是把回答发了出去,谁叫他平时连作文都写不了500字,删了就等于浪费他的脑细胞与手机电量,太过可惜。
反正这篇回答也火不了,算了算了,发了吧,C这样想到。
3
造化弄人,生活处处有惊喜。
4
知友的尿性C还是很清楚的,估计评论区全是说他gay的,所以足足用了十分钟做好心理准备C才抖着手把评论区点开。
果不其然。
评论区下的知友还真是出乎意料地团结,整齐划一地刷着“弯了弯了”的四字评论,天知道C此时有多想删掉这个回答,不过C还是没有删掉它。
一是难得有这么火的回答。
二是因为,C是有一点点喜欢L。
4
C是在一周前确认这一点的,那天下午天气闷热的很,头顶风扇转动的声音和着讲台上政治老师讲课的声音齐齐灌进C的耳朵,不过十分钟C就伏在桌子上,显然是准备像往常一样用45%的时间走神54%的时间睡觉再用1%的时间盯着表数着秒等着天籁般的下课铃声响起。
想着想着C突然回想起班里那个喜欢把所有男性同学凑成cp写成文的女孩无意间说过的一句话
“其实我觉得L和C也可以组成cp的哦”
竟不自觉瞟了一眼坐在一旁的L,心里没来由地有点发慌。
可我们都是男孩子啊——当C试图用这句话否决掉这个无理到近似疯狂的想法时,他很快发现这是徒劳的,进而又想起自己近来种种有些奇怪的想法与行动,心里愈发的不安起来。
周三,他码下那篇gay里gay气的回答;
周四,他听说有人要把他们凑成cp时,莫名奇妙涨红了脸;
周五,他坐在这儿胡思乱想。
椅子晃动的吱嘎声让C回过神来,他见L起身走出教室,才发觉自己没犯困地走了一整节课的神。
C拆开一粒L上午随手递给他的薄荷糖送进嘴里,觉得直男C,也就是他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上另一位直男L了。
tbc.

今天是生日!
期望以后可以写出更好的文章来!
(。・ω・。)ノ♡

【宝国同人/帕露】主角光环(1)

•我肝完了!!!鸽子精她不认输!!!√
•咕咕文手,在线挣扎√
•文笔与剧情齐渣,ooc共速度一炸√
•私设如山√
•这一篇真的敲渣的1551√
•架空(加粗)古风paro,帕男露女√
•最后求个红心蓝手评论!尤其是评论!(厚颜无耻)
———————————————————————
1
露琪尔是一名医生,不对,是郎中。
她的医术是父亲教的,而且父母在教给她这门手艺后相继离开了人世,这样富有传奇悲剧性色彩且多见于小说主角的经历让她不止一次疑惑自己的主角光环去了哪里,最后她得出的结论是她没有任何主角光环,毕竟她正住在一个靠山的小村子里而不是像大多数小说主角一样干出一番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
不过这样也挺好,露琪尔想。
露琪尔现在17,父母走后她就拎着自己的药箱带着自己的本事离开山村四处游历,过了一年半载看够风景见够世界的露琪尔回到山村招几个人开了家医馆,靠着医馆的钱她过得还算滋润,每日看看病练练武,下下棋种种花,逗逗鸟养养猫,日子安定而规律得让她觉得自己太抵是提前步入了中老年养生时代。
2
这天半夜露琪尔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索性起了身想去她的小园子透透气,刚推开园门就闻到一陈血腥味,露琪尔吓了一跳,壮了壮胆走过去一看可了不得,红色长卷发的男人正躺在她的花丛旁,紧闭着双眼,鲜血洇湿了周围的土地。
作为一名郎中,露琪尔第一反应肯定是赶快救人,她把人拖进房间,瞧瞧伤势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落下一半,伤口很有些深不过幸亏没有伤及内脏,饶是如此露琪尔还是费了好些时间去包扎。赶忙把药煎上后就倚在床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闭着闭着竟快要睡着了。
躺在床上的帕帕拉恰悠悠转醒,先是闻到被煎糊的草药味,再睁开眼瞧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歪在床边的椅子上睡得正香,金红色的短发三七侧分,刚好掩住略高的发际线。
一联系自己身上包扎好的伤口,帕帕拉恰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微微起身想去取煎糊的药。不想吵醒救命恩人的他动作很轻,可没惊动恩人却惊动了恩人的猫,喵的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叫声就闹醒了露琪尔。
被闹醒的露琪尔睁开眼睛揉揉眉心,看见刚刚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红发病人此时站在床边有些懊恼地看着她起到闹铃作用的猫。作为医生的第一反应让她站起来把人按回床上“躺好,这一个星期你只能卧床静养。”清冷的声音透着不容质疑的权威感,竟让帕帕拉恰愣了那么一瞬。
见她一幅认真无比的样子,一句不妨事堵在嗓子里没说出来,只得重新躺回床上等着刚清醒过来连走路都还是摇摇晃晃的姑娘端药过来。
帕帕拉恰接过碗,用调羹搅搅碗里汤药,中药的清苦气味弥散在空气里,让他微微皱皱眉头把药碗搁置在床旁小几上,问姑娘的名字。
“露琪尔”
闻言帕帕拉恰点一点头,又问她年龄。
“17,怎么还不喝药?”露琪尔的不耐烦表现地相当明显。之前的失眠感大抵是通过诊治这位麻烦的病人通通转化成了困意,满满当当充进了她的脑子,让她只想倒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
很明显帕帕拉恰听出了话里的不耐烦,很识趣地闭上了嘴,端起汤药皱着鼻子就灌进肚里,道一声麻烦你了空碗递给露琪尔翻了个身兀自睡去。
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露琪尔在心里感叹到,忙把碗冲干净后就躺回床上,不出几分钟也睡着了。
3
第二天露琪尔是被她的猫挠醒的。
醒醒,你的猫饿了.jpg.(不是
从淡淡的黑眼圈可以看出露琪尔现在压根就不想起来,可是想了想自家饥饿的主子与那位麻烦的病人,露琪尔还是起了床。
洗漱,添食,还有煎药。露琪尔迷迷糊糊做完这三件事后就歪在药炉边眯着眼等草药煎熟。呛人的烟气混着草药的苦味,从药房一直传到后院。
“咳咳——咳”突然的咳嗽声显然让习惯于独自一人生活的露琪尔吓了一跳,直到从椅子跌坐在地上露琪尔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是由昨晚的红发患者发出的,刚好药也熬好,她便盛好了药端去房间放在床边小几,留下一句有事叫我便赶忙走了。
这边露琪尔窝在藤制凉椅上翻书,那边帕帕拉恰喝了药后便细细打量起房间∶这显然是供客人住宿的房间,除了床和桌子外没什么家什,不过收拾得很干净,墙壁洁白,一尘不染的赭色书桌上面还搁着一小盆文竹,几道阳光打在郁郁葱葱的植株上,画下来一定很好看。
好无聊啊,这是帕帕拉恰在打量完房间,分析完自己目前处境,数完自己身上缠的绷带道数和不甘于被发带缚住偏要垂在身前的一小绺头发的根数后发出的感叹。
“医生——”
“嗯?”一阵步覆匆忙,露琪尔手上拿了一本书,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中发顺在一侧垂至胸口,琥珀色的眼里仿佛揉进阳光一般,好看的紧。
“啊,抱歉打扰你了呢,有点无聊,你这儿有笔墨纸砚吗?”
“有,不过我说过,一个星期之内,你不能下床。”
“嗯……那医生会下围棋吗?”
“啊,会的”她的围棋是父亲教的,然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十五那年就胜过父亲,从这之后在棋上就没输给过别人。
露琪尔很快便取了棋盘棋子来,嘴角的弧度傲气的很。被搁在床边小几的黑白棋子被阳光照着,更显的光润玲珑。
帕帕拉恰瞥见她这幅样子也不多言语,只是拈起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
露琪尔执黑,攻势凌厉,执白的帕帕拉恰则要平和的多,不显山不露水,却让露琪尔的眉头皱了又皱。
不出半个时辰,露琪尔就败下阵来,除了嘴角的弧度消失之外看上去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其实心里早就充进了百分之九十的不服气与百分之十的愤怒。起身就出了房间,连半个标点符号也没留给帕帕拉恰。
露琪尔出去伸个懒腰喝口茶水,想了想又回了客房,见到棋子棋盘己经收拾妥当,红发患者此时半躺在床上,被拢起来的长卷发有着张扬的正红色,简直要晃着露琪尔的眼睛。
那就再下一盘吧,露琪尔这样想着便坐下来,食指关节轻扣桌面,侍帕帕拉恰睁开眼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帕帕拉恰落下第一颗白子后棋盘外的二人便又厮杀起来。
从正午到傍晚,棋下了一盘又一盘,这其间也帕帕拉恰偶尔会提点几句,不过每次都还是白子胜,黑子败,气得露琪尔恨不得在给他煎的药里兑点砒霜,送这位笑容灿烂的病人前住极乐世界。
4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转眼间一个星期就飞快的溜过去了,第七天那天早上露琪尔早早起来把药煎上,约摸着病人应该是醒了便把药端过去,一只手摊开
“医药费呢?”
“可我身上半文钱都没有呀”
从帕帕拉恰能如此认真且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可以看出他在这几天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可是露琪尔不会就此罢休。
帕帕拉恰看见露琪尔食指关节扣扣桌面,脸上的表情平静得一如往常
“不接受赊账”
“啊……这可怎么办呢?”帕帕拉恰看起来很苦恼。
“算了,你还是赊账吧,毕竟估计把你买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不过你会回来还钱吗?”
“啊会的,这个给你”说着帕帕拉恰扔出一个东西来。
露琪尔接过一看,是一个很旧的锦囊。
“这个作定金,还完钱我就拿回去”
“……好”露琪尔点点头,把东西收好
“你今天就可以走了,快些收拾好东西吧”
“嗯,今天就动身。”
5
帕帕拉恰是在晚上走的。
露琪尔把他送到门外,拍拍他的肩膀“多保重啊,希望以后你能以一个还债者的身份来这儿,而不是以一个患者的身份。”
帕帕拉恰笑笑“知道了,医生也多保重。”
说着迈开步子
“啊,对了”
“我叫帕帕拉恰。”
tbc.

写好的文突然手滑删了快一百个字,心态崩了

中秋快洛(´▽`)ノ♡

真实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我是真的想发文也是真的不想打字。。。

周一到周五用不辽手机的初三党把文写在了纸上
用手机一拍一提取图中文字
喵喵喵???这都是啥???

冒个泡证明我还没死_(:з」∠)_

初三狗的手机被收辽。。。
不过周六可以玩(´▽`)ノ
文会有的!请不要取关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