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鸽

今天是生日!
期望以后可以写出更好的文章来!
(。・ω・。)ノ♡

【宝国同人/帕露】主角光环(1)

•我肝完了!!!鸽子精她不认输!!!√
•咕咕文手,在线挣扎√
•文笔与剧情齐渣,ooc共速度一炸√
•私设如山√
•这一篇真的敲渣的1551√
•架空(加粗)古风paro,帕男露女√
•最后求个红心蓝手评论!尤其是评论!(厚颜无耻)
———————————————————————
1
露琪尔是一名医生,不对,是郎中。
她的医术是父亲教的,而且父母在教给她这门手艺后相继离开了人世,这样富有传奇悲剧性色彩且多见于小说主角的经历让她不止一次疑惑自己的主角光环去了哪里,最后她得出的结论是她没有任何主角光环,毕竟她正住在一个靠山的小村子里而不是像大多数小说主角一样干出一番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
不过这样也挺好,露琪尔想。
露琪尔现在17,父母走后她就拎着自己的药箱带着自己的本事离开山村四处游历,过了一年半载看够风景见够世界的露琪尔回到山村招几个人开了家医馆,靠着医馆的钱她过得还算滋润,每日看看病练练武,下下棋种种花,逗逗鸟养养猫,日子安定而规律得让她觉得自己太抵是提前步入了中老年养生时代。
2
这天半夜露琪尔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索性起了身想去她的小园子透透气,刚推开园门就闻到一陈血腥味,露琪尔吓了一跳,壮了壮胆走过去一看可了不得,红色长卷发的男人正躺在她的花丛旁,紧闭着双眼,鲜血洇湿了周围的土地。
作为一名郎中,露琪尔第一反应肯定是赶快救人,她把人拖进房间,瞧瞧伤势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落下一半,伤口很有些深不过幸亏没有伤及内脏,饶是如此露琪尔还是费了好些时间去包扎。赶忙把药煎上后就倚在床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闭着闭着竟快要睡着了。
躺在床上的帕帕拉恰悠悠转醒,先是闻到被煎糊的草药味,再睁开眼瞧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歪在床边的椅子上睡得正香,金红色的短发三七侧分,刚好掩住略高的发际线。
一联系自己身上包扎好的伤口,帕帕拉恰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微微起身想去取煎糊的药。不想吵醒救命恩人的他动作很轻,可没惊动恩人却惊动了恩人的猫,喵的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叫声就闹醒了露琪尔。
被闹醒的露琪尔睁开眼睛揉揉眉心,看见刚刚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红发病人此时站在床边有些懊恼地看着她起到闹铃作用的猫。作为医生的第一反应让她站起来把人按回床上“躺好,这一个星期你只能卧床静养。”清冷的声音透着不容质疑的权威感,竟让帕帕拉恰愣了那么一瞬。
见她一幅认真无比的样子,一句不妨事堵在嗓子里没说出来,只得重新躺回床上等着刚清醒过来连走路都还是摇摇晃晃的姑娘端药过来。
帕帕拉恰接过碗,用调羹搅搅碗里汤药,中药的清苦气味弥散在空气里,让他微微皱皱眉头把药碗搁置在床旁小几上,问姑娘的名字。
“露琪尔”
闻言帕帕拉恰点一点头,又问她年龄。
“17,怎么还不喝药?”露琪尔的不耐烦表现地相当明显。之前的失眠感大抵是通过诊治这位麻烦的病人通通转化成了困意,满满当当充进了她的脑子,让她只想倒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
很明显帕帕拉恰听出了话里的不耐烦,很识趣地闭上了嘴,端起汤药皱着鼻子就灌进肚里,道一声麻烦你了空碗递给露琪尔翻了个身兀自睡去。
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露琪尔在心里感叹到,忙把碗冲干净后就躺回床上,不出几分钟也睡着了。
3
第二天露琪尔是被她的猫挠醒的。
醒醒,你的猫饿了.jpg.(不是
从淡淡的黑眼圈可以看出露琪尔现在压根就不想起来,可是想了想自家饥饿的主子与那位麻烦的病人,露琪尔还是起了床。
洗漱,添食,还有煎药。露琪尔迷迷糊糊做完这三件事后就歪在药炉边眯着眼等草药煎熟。呛人的烟气混着草药的苦味,从药房一直传到后院。
“咳咳——咳”突然的咳嗽声显然让习惯于独自一人生活的露琪尔吓了一跳,直到从椅子跌坐在地上露琪尔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是由昨晚的红发患者发出的,刚好药也熬好,她便盛好了药端去房间放在床边小几,留下一句有事叫我便赶忙走了。
这边露琪尔窝在藤制凉椅上翻书,那边帕帕拉恰喝了药后便细细打量起房间∶这显然是供客人住宿的房间,除了床和桌子外没什么家什,不过收拾得很干净,墙壁洁白,一尘不染的赭色书桌上面还搁着一小盆文竹,几道阳光打在郁郁葱葱的植株上,画下来一定很好看。
好无聊啊,这是帕帕拉恰在打量完房间,分析完自己目前处境,数完自己身上缠的绷带道数和不甘于被发带缚住偏要垂在身前的一小绺头发的根数后发出的感叹。
“医生——”
“嗯?”一阵步覆匆忙,露琪尔手上拿了一本书,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中发顺在一侧垂至胸口,琥珀色的眼里仿佛揉进阳光一般,好看的紧。
“啊,抱歉打扰你了呢,有点无聊,你这儿有笔墨纸砚吗?”
“有,不过我说过,一个星期之内,你不能下床。”
“嗯……那医生会下围棋吗?”
“啊,会的”她的围棋是父亲教的,然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十五那年就胜过父亲,从这之后在棋上就没输给过别人。
露琪尔很快便取了棋盘棋子来,嘴角的弧度傲气的很。被搁在床边小几的黑白棋子被阳光照着,更显的光润玲珑。
帕帕拉恰瞥见她这幅样子也不多言语,只是拈起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
露琪尔执黑,攻势凌厉,执白的帕帕拉恰则要平和的多,不显山不露水,却让露琪尔的眉头皱了又皱。
不出半个时辰,露琪尔就败下阵来,除了嘴角的弧度消失之外看上去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其实心里早就充进了百分之九十的不服气与百分之十的愤怒。起身就出了房间,连半个标点符号也没留给帕帕拉恰。
露琪尔出去伸个懒腰喝口茶水,想了想又回了客房,见到棋子棋盘己经收拾妥当,红发患者此时半躺在床上,被拢起来的长卷发有着张扬的正红色,简直要晃着露琪尔的眼睛。
那就再下一盘吧,露琪尔这样想着便坐下来,食指关节轻扣桌面,侍帕帕拉恰睁开眼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帕帕拉恰落下第一颗白子后棋盘外的二人便又厮杀起来。
从正午到傍晚,棋下了一盘又一盘,这其间也帕帕拉恰偶尔会提点几句,不过每次都还是白子胜,黑子败,气得露琪尔恨不得在给他煎的药里兑点砒霜,送这位笑容灿烂的病人前住极乐世界。
4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转眼间一个星期就飞快的溜过去了,第七天那天早上露琪尔早早起来把药煎上,约摸着病人应该是醒了便把药端过去,一只手摊开
“医药费呢?”
“可我身上半文钱都没有呀”
从帕帕拉恰能如此认真且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可以看出他在这几天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可是露琪尔不会就此罢休。
嗯?
玩呢?
你没钱?
我怎么办?
我辛辛苦苦照顾你七天任劳任怨当牛作马结果就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等等,把他卖了的话值多少钱?
以上是露琪尔的内心活动。
帕帕拉恰看见露琪尔食指关节扣扣桌面,脸上的表情平静得一如往常
“不接受赊账”
“啊……这可怎么办呢?”帕帕拉恰看起来很苦恼。
“算了,你还是赊账吧,毕竟估计把你买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不过你会回来还钱吗?”
“啊会的,这个给你”说着帕帕拉恰扔出一个东西来。
露琪尔接过一看,是一个很旧的锦囊。
“这个作定金,还完钱我就拿回去”
“……好”露琪尔点点头,把东西收好
“你今天就可以走了,快些收拾好东西吧”
“嗯,今天就动身。”
5
帕帕拉恰是在晚上走的。
露琪尔把他送到门外,拍拍他的肩膀“多保重啊,希望以后你能以一个还债者的身份来这儿,而不是以一个患者的身份。”
帕帕拉恰笑笑“知道了,医生也多保重。”
说着迈开步子
“啊,对了”
“我叫帕帕拉恰。”
tbc.

写好的文突然手滑删了快一百个字,心态崩了

中秋快洛(´▽`)ノ♡

真实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我是真的想发文也是真的不想打字。。。

周一到周五用不辽手机的初三党把文写在了纸上
用手机一拍一提取图中文字
喵喵喵???这都是啥???

冒个泡证明我还没死_(:з」∠)_

初三狗的手机被收辽。。。
不过周六可以玩(´▽`)ノ
文会有的!请不要取关我呀!

【刺客伍六七同人/6713】标题不会取。。。

•新人交党费,白嫖不下去了√
•第一次发lof,有点儿懵。。。√
•大概是第三次写文,之前第一次写属于黑历史,第二次鸽了,所以这次就一次性写完了√
•私设如山√
•ooc严重√
•文笔大约是胎教水平√
•没有全篇都在写6713,准确来讲是故事里穿插6713√
•时间设定在第十集后√
•文章极其沙雕,bug奇多 ,作者比文章更沙雕√
—————————————————————————————
1.
傍晚,太阳躲在云后面,它的光却给大朵大朵的云镀上金边,染上深浅不一的红色。这是小鸡岛的晚霞,很漂亮吧?
可是这些与伍六七无关,理发店的生意越来越差,试问一个穷的叮当响的人哪来的闲情逸致去欣赏晚霞?
伍六七收拾好发廊,准备下班,边叹气边锁门,“还好意思叹气,这么穷还不是因为你每一个任务都失败了啊!在这样下去,我们连房都租不了啊,等着睡大街吧!”这种语气,他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鸡大保。伍六七不说话,他也没办法,他也想赚大钱,无奈每次都……下不去手。
鸡大保见他不说话,也不好意思再责备他,摇了摇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小岛附近的北桂镇,有条叫栖巷的巷子里有个扮鬼的人,有人出五百块雇你杀他”
伍六七闻言微微一愣,扮鬼?这次要刺杀的人又是什么奇葩?不过五百元对于穷困潦倒的人来说,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剪刀在手上转了个圈“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伍六七眯着眼笑的没心没肺。
2.
然后下一秒就被小飞拎着裆飞向北桂镇了(不
3.
不得不说小飞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天刚刚黑下来就到了北桂镇。被放下来的伍六七活动活动筋骨,呲着牙咧着嘴抱怨小飞毫无人性的拎裆行为。
北桂镇是一个很典型的江南小镇,这里的任何风物大概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勾起江南游子的乡愁,比如门后的翠竹,门前的流水,横亘在流水上的石桥和游弋在石桥下的麻鸭。
伍六七的眼神掠过四周,突然捕捉到一抹青色靓影,是梅花十三。于是便走过去准备打个招呼。
事实上梅花十三也发现了伍六七,自从小岛一战后十三就再没见过他,刀被她拿去交差,十三骗师父说让人逃了——毕竟一个第三十七名的刺客怎么说也打不过首席,而身上的伤也算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师父相信了她,让她好好养伤——这让梅花十三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回了房才敢吁出一口气来。
十三看见伍六七向她走过来,不知怎么的竟站在原地等着,装做看风景的样子,碧色眼眸像是蓄了一汪湖水似的格外好看。
“嗨~梅小姐好巧,你怎么也在这儿?”伍六七挥挥手,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刚做完任务,回去复命”梅花十三答的很简短,伍六七这才注意到十三的青色旗袍上沾染了点点血印,脸上也多了一道细细的血痕,他往前一步正准备细看,梅花十三往后退了一步,蹙眉——距离太近了,这让她很不习惯。
伍六七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干笑。
十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足尖一点就逃之夭夭了。
伍六七也没不识趣的追上去,想起了自己还有任务,于是做着“500元巨款该怎么花的美梦”前往栖巷。
4.
栖巷离这并不是很远,伍六七只用了几分钟就到了,站在巷口,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只觉得有股子阴寒之气从巷里冒向巷外,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掂了掂手中的剪刀,壮了壮胆,伍六七向巷子里走去。
梅花十三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些好笑,胆子真小,不过还是跟了上去,这刺客简直是个二傻子,愣头愣脑的又心软,那天可别把命给送了出去(真香(ಡωಡ) )
万籁俱寂。小巷里没有灯,看不见一点光亮。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前面的路。伍六七只觉得从小到大听见过的所有鬼怪故事都一齐冒上心头,心里暗道这小巷真是诡异。
走到了小巷尽头,伍六七别说是扮鬼的人了,连真鬼也没见着一只,他不敢放松下来——说不定那位扮鬼的奇葩就躲在暗处盯着他。
没想到他还真的猜对了,一枚飞镖正带着划破空气的速度朝着他胳膊飞过去
伍六七很快就发现了飞镖,心里暗道声不好就赶忙操纵着剪刀去磕那飞镖——
“当——”
清脆的金属碰击声表示着伍六七躲过了一劫,他不敢怠慢,刚刚的飞镖早就暴露了那人的位置,身形一动便闪到他面前。
手中的剪刀已经抵到那人颈部,只需微微一动就可以结果了那人性命。
伍六七这才堪堪放下心来,垂眸细瞧那人模样:从体形上看估摸着是个青年,脑袋上罩着一个头罩,比面具大比舞狮的头套小,青面獠牙的样子足以在夜晚少人无灯的小巷里吓跑大部分人。
伍六七把他的头罩掀了,十八九岁的青年还稚气未脱,抿着嘴,眼神透着坚毅,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
不过伍六七还是从他的神情里发现了一丝害怕——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视死如归。
伍六七觉得有点好笑,他弯弯嘴角,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扮鬼吓人啊?”
青年人不说话。
伍六七也不生气,道“我今天难得心情好,你说了我可以晚点杀你,不说的话现在就杀了你哦”
在远处观望的梅花十三感到很无奈,哪有刺客跟目标聊天的?
尽管伍六七以前一直这么做。
5.
短暂的沉默后,青年人终于出了声。
“白芷晨”青年人的声音很小
“名字倒是不错,怎么干扮鬼这种缺德事?”
“这儿要被拆了”
“用来建新的楼”
“好事儿啊”
“才不是好事!栖巷建了那么久,看着那么多辈人从小到大!为什么现在就要拆了啊”——白芷晨用近乎是吼的声音对这个抵着他脖子的人这么说。
“所以你就扮鬼吓人让人害怕这里?”
“…………”
“有用吗?有人雇我来杀你哦。你的水平,对付普通人可以,对付刺客,不行。”
“…………”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就让白芷晨的神色变的颓然了起来。
“行了,看你是初犯,又没有杀人的意思,那人花五百雇我,你把这五百补上就走吧”伍六七的剪刀松开了白芷晨的脖颈。
白芷晨一愣。
“真的?”
“不然?”
白芷晨赶忙从包里翻出五百给伍六七,然后用很小的声音说
“谢谢”
伍六七收了钱,拍了拍白芷晨的脑袋“科技和传统之间的关系,我也搞不清楚,也没什么大道理给你讲,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下次要是再这么极端——”
剪刀突然削掉了白芷晨的一根头发丝儿
“一千块也买不来你的命了”
白芷晨一惊,赶紧走了,刚走了几步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端端正正给伍六七鞠了一躬。
6.
梅花十三在远处目睹了整个经过,脸上没笑眸子里却染上了点点笑意,指间梅花镖收起,心道这小子倒是长了点脑子,你要是再心软放了这五百元,我就帮你结果了他。(十三不是抢五百是帮六七赚五百哟(ಡωಡ) )
十三想的出神,却不知道伍六七早就发现了她,更不知他的剪刀正飞向她的发带。
不过,十三很快在发觉到自己的头发散开后发现了这一切。
十三的墨蓝色长发没了发带的束缚很快四散开来,月光照在上面,像一匹缎子一样好看。
伍六七竟是看呆了,愣在原地,以致于反应迟钝,结结实实挨了十三一拳。
7.
伍六七和梅花十三走在南街上——二人刚好顺路。
南街是北桂镇最繁华的地方,明明已经快九点半了,路上还是有很多小摊小贩,琳琅满目,好不热闹。
十三没心思管这些,她对这些不感兴趣。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伍六七不见踪影——是先走了吗?十三四处张望。
“嘿!”
突然拍上肩的手吓的十三一个激灵,差点用梅花镖把那只手扎个对穿,在看清来者何人后收了梅花镖,捶了他一拳。
伍六七捂着伤口看上去很是委屈“我可是去给你买东西唉,怎么恩将仇报啊!”
说着便把手中的发带递给十三,是一条精巧的藏蓝色发带,绣有一两朵白梅,很是好看。
“谢谢”十三接过发带把头发一拢。
“其实……不扎也很好看……”当六七犹犹豫豫地把真心话说出来时。
十三白白净净的脸已经红的像番茄一样了。
突然觉得十三有点像斯坦国王子???(被打
——————————————————————————————
灵感来源于一个公益广告——讲的就是一座座古宅沦为城市发展的牺牲品。
这个故事我想出来后一直没用,看了刺客伍六七后觉得这个故事好适合这里——斯坦国和玄武国,一个科技一个传统,刚好是对立面,互相瞧不起。
这里不是斯坦国也不是玄武国的地方是不是就夹在中间呢?
然后我没有绝对的赞同任何一方。。。嗯。。。
没有洗白白芷晨的意思。。。
写完就后悔了。。。喵的我写了个什么完意儿!
十三散发那段是我的私心。。。光是想十三墨蓝色长发披散的样子就足以让我幸福地发出土拨鼠叫(不
最后感谢你能看完这篇沙雕文和沙雕话(。・ω・。)ノ♡